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产品中心
你的位置:彩神彩票 > 产品中心 > 家有“嫌”妻(微小说)
家有“嫌”妻(微小说)

发布日期:2022-11-18 20:36    点击次数:141

素云最近一天到晚都咧着嘴笑。毕竟在这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时期,她儿子在24岁的年纪就给她领回了儿媳妇。

儿媳刘佳也是个能说会道的主。一天到晚“妈,妈”地叫着,别提多亲热了。最令素云欣喜的是,才过门不久,儿媳妇就传出了喜讯。

“佳佳,你今天想吃啥?妈给你做。”素云一边擦手上的水珠一边问。

“妈,您先别忙,我想和您商量个事。”刘佳将婆婆拉到旁边的沙发上。

“我现在怀着孕,不能上班。您又天天往我这跑照顾我,太辛苦了。我想让您和我爸搬过来住。一来有个照应,二来那房子租出去也能贴补家用。您看成不?”刘佳边说边用水灵灵的大眼睛认真地盯着素云。

“好是好。只不过我也是从儿媳妇过来的,婆婆和儿媳一块住,难免起矛盾。再说我们俩老家伙在这一住,占了不少空间。以后孩子出生活动范围都窄了呢。”素云有些犹豫道。

“妈,瞧您说的,牙齿还有碰舌头的时候,一家人有话说开了也就是了。我家姐妹三个,一间门帘大的房住五口人,还是照样过日子。孩子出生了,您和我爸在身边指导着,我俩才能更踏实呢。”刘佳的一张巧嘴很快就把素云的疑虑打消了许多。

“我听小武说了,他现在学汽修学得挺好的,打算将来自己开店。您也知道我们年纪轻没积蓄,如果能把房子租出去,那租金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份助力呢。”刘佳见对方还不松口,使出了杀手锏,将素云最看重的儿子搬了出来。

“真的啊!那就好,那就好。你是不知道小武一直没什么长性,更别说计划这些了。所以说,男孩子就是得娶个老婆管着……”素云听完眼睛都亮了不少,絮絮叨叨地说了不少话。

“哇哇哇……”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素云睁开迷蒙的双眼伸手熟练地抱起了孩子。

“你看看,这都几点了!小武两口子又跑出去疯玩。都是当爹妈的人了还一点正事都没有。你呀,你也不说说他俩。咱都多大岁数了,看大了儿子还得看孙子。当初我就不同意,搬过来住。租金他们俩拿着,孩子咱给看着。这叫怎么回事啊?合着孩子是替咱生的啊…”陈勇愤愤不平地抱怨道。

“少说几句吧,别吓到孩子。房子租期是两年,就算走也得等期限到了先啊。这你让我咋说呀?我骂咱儿子,儿媳妇不得多心啊,到时候再和咱儿子吵架咋办?再忍忍吧,好不容易花那么多钱娶的儿媳妇,再跑了咋办?”素云拍打着孩子的襁褓说道。

“你就惯着吧,早晚得出事。”老头一掀被子翻身睡去了。

没等来租客搬走,却等到了老宅要拆迁的消息。那几个月儿媳刘佳别提多乖顺了,一大早就给一家人安排饭食,又洗衣服又擦地的。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把素云乐得在自家姐妹面前夸了又夸,又说儿媳妇懂事,又说儿媳勤快。往日的不满,一下子就冲淡了。

“妈,那拆迁款下来了没?我想买辆车。”饭桌上,小武在刘佳的示意下开了口。

“买什么车呀?你不是有辆摩托车了吗?”老头陈勇凌厉的视线落在了儿子身上。

“爸,是这样的。兮兮越来越大了,去个医院,回个外婆家都得打车,费钱不说,还不安全。我们想买辆车带孩子方便些。等孩子再大些,咱一家人也能坐着小汽车出去溜达溜达。”刘佳接过话茬,用起了老人家最在意的孙子做筹码。

“买车,也不是不行。只是这钱我和你妈想买套老房子养老住。买车的预算只有十万块钱,你们去看车的时候算计着些。”老头终于松了口,但是却并不给钱。大概是上次的租金事情吃了一次亏长记性了。

“好,爸您放心,我们俩还能让您没地方住吗?”刘佳甜甜地答应了下来。

“佳佳这孩子心思多,你不留一手,只怕咱棺材本都得搭进去。”陈勇正和老伴解释着自己不给钱的用意。

却听门外传来一阵响亮的喇叭声。“怎么还没给钱就把车开回来了?这俩孩子该不会把啥东西压那了吧?”素云来不及摘身上的围裙就往外头赶,陈勇也趿拉着鞋冲了出去。却见儿子小武得意地倚在车边,儿媳妇刘佳呢,正坐在副驾驶自拍呢。

“这车怎么回事?陈勇生气地质问道,脖子上的青筋也因着怒气跳了几跳。

“爸,我们用信用卡付了定金,又签了份分期付款的合同。这车才花了不到三万块就拿下了。”小武一脸兴奋地说。

“那,那这车总价多少?”素云颤抖着手指着车道。

“三十万。”小武像想起了什么嗫嚅着答道。

“你是猪脑吃多了吧?你个败家子!拆迁的钱一共就三十五万,你买辆车花三十万,又是贷款又是分期的。这东西贬值多快你不知道吗?你修车,一天到晚都修什么了?就剩五万块钱,你让我跟你妈住哪?垒猪圈还得买块地皮呢。”陈勇气得跳脚,素云也在一旁抹起了泪来。

“爸,您不知道。车子贵些性能更好。我也是想给兮兮最好的生活品质。我向您保证,您和我妈可以一直住在我们这套房子里。”刘佳一脸诚恳地表衷心,引来了一众不知情大爷大妈的赞许的目光。

陈勇不方便训斥儿媳妇,又见事已至此,只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屋了。

日子疙疙瘩瘩地过着,孩子渐渐长大了。这期间,刘佳去小武的汽修厂闹了好几回,要么是嫌钱少,要么就是嫌小武的衣服脏,洗衣服辛苦。三番两次的折腾下,小武的工作干不下去了。

素云想说些什么,都被老伴的眼神制止了。

一转眼,孩子该上幼儿园了。刘佳却丝毫没有上班的打算,失去工作的小武也颓废地呆在家里。

素云急得嘴都起泡了,当事人却跟没事人似的,该吃吃,该喝喝。

“姐,你这么惯着他们俩可不成,咱虽说养儿不为防老,但也不能成为你们俩的负累啊。我出一主意,咱治治他俩。你当婆婆的怕得罪儿媳妇,我这当阿姨的是个外人,随她记恨去。”素心看着姐姐满嘴的水泡,心疼地道。

“小武,兮兮马上上幼儿园了。学费你准备好了吗?我和你爸那点积蓄早就被你们刮走了,但是孩子读书不能耽误,我今儿去你素心姨那提了一嘴,你素心姨答应借钱给你俩了,但是她要亲手交给你们俩,这就算是你俩共同的借款了,你要是没意见就把你媳妇叫回来签字吧。”素云当着素心的面掏出了一张借条摆在了儿子面前。

小武犹豫了片刻,就拨通了刘佳的电话,他话都没说完,就听话筒里传出一阵女人尖刻的声音:“你们陈家穷得连孩子学费都交不起了吗?那这日子也没必要过了,趁早离了吧!”

“小武,这就是你的好媳妇说的话?那既然这样,这个好人我也不做了,你们自己想办法吧。”素心一听刘佳的话气得甩手欲走。陈武嗫嚅了下,终究是没说出话来。

“大妹子,就算是借给姐姐我吧。你今儿要是走了,这家就散了。这钱我们还,我们还!”素云三笔两笔签了字递到了素心的跟前。

素心愣了一下,又明白了过来,自家姐姐是真的没钱了才会上门哭诉,所谓的演戏不过是她想强迫儿子儿媳自立的最后一个办法而已。素心无奈地叹了口气,接过欠条走了出去。

离开姐姐家,素心就将欠条撕掉了。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陈家的故事还在继续,但也已接近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