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服务项目
你的位置:彩神彩票 > 服务项目 > 殷桃,被选中
殷桃,被选中

发布日期:2022-03-16 21:12    点击次数:71

作者 | 尧七

出演《人世间》女主角的殷桃,已经42岁了。

作为一位年过不惑、已然获得视后大满贯的女演员,她并没有凭靠综艺、采访、绯闻八卦来提升自身的关注度,而是极其扎实地,借助对荧幕角色的成功塑造,来向观众提示她的存在。

殷桃

不知不觉间,殷桃已经打破了那层长期悬置在中年女演员头顶的“玻璃天花板”。

从《幸福像花儿一样》到《杨贵妃秘史》,从《鸡毛飞上天》到《人世间》,出道20年间,她的角色形象几乎不受风格、类型,以及年龄的限制。甚至在《爱情的边疆》中,她从主人公的18岁,一步步演到了80岁。

殷桃在《爱情的边疆》中从主人公的18岁,一步步演到了80岁

对于别人而言的年龄瓶颈,在她这里,似乎变成了可贵的黄金时期。

此次,在《人世间》中饰演郑娟的殷桃,再次用行动印证了自己的观念:“什么年龄段的角色和什么年龄段的演员,她应该有那个阶段的美,和魅力。”

郑 娟

已经很久没有一部年代剧像《人世间》那样震撼人心了。

这个生发于上世纪60年代末的故事,植根于北方城市中一个名叫“光字片”的小区域,围绕着一户姓周的人家展开。这户人家的父亲是支援西南“大三线”建设的工人,两个孩子参与了上山下乡,留下小儿子在家中陪伴母亲。

(图源:电视剧《人世间》)

总的来说,这是个深受时代变动影响的普通家庭中的普通故事。但这个小人物的故事中,却嵌入了饱满的亲情、爱情与友情,每个人物都有着各自鲜活的个性,以及与时代紧紧交织的个人命运。

由殷桃出演的郑娟,就是其中不可忽视的重要人物。

郑娟,是个曾被强暴导致怀孕的寡妇。她的出身悲苦,是个孤儿,和另一个同为孤儿的盲眼弟弟一起被老妈妈收养。在剧中,她和周家的小儿子周秉坤之间产生了情愫,后来,二人结婚生子,相濡以沫到老。

殷桃在《人世间》中饰演郑娟

她出场时,是周秉坤受人所托前往她家给她送钱的场景。

这是二人第一次相见,她扎着两股麻花辫,正坐在炕上串山楂。因为把冬天穿的棉裤洗掉了,没有厚裤子穿,所以只能光着腿干活。

她背对着门口,镜头先是扫过了她光洁的后颈,然后切换到她陷落在阳光阴影之中的脖颈和锁骨。秉坤的目光触及到她裸露在外的小腿,由下往上,从串着山楂的双手到嘴唇,再从挺拔的鼻子到低垂的眼眸。他呆呆地站在门口,就那样愣住了。

郑娟初次出场穿山楂的场景

她很美。纵然殷桃已经年过四十,她饰演的郑娟还是很美。她的美不是工业流水线上的网红假面,而是像秋天田野中随风晃动的稻穗,美得成熟而贤良。

殷桃演活了梁晓声笔下的郑娟。

她知道,因为从小习惯了忍受苦难,因此郑娟的神情永远是那样谦卑柔顺的,总是低垂着眼眸,不会轻易直视别人的眼睛。不管是遇到多苦多难的事情,她也不会紧皱眉头,而是眉目舒展,淡淡地,只专心致志地做好应该做的事。

郑娟的神情永远是谦卑柔顺的

用导演李路的话来说,郑娟的生命底色就是隐忍,而殷桃极其准确地掌握了这个词语的核心。

她面对苦难时的神色之所以一直都是那样淡然、波澜不惊,是因为她原本就习惯了苦难,能够极其从容地接受命运对自己的安排,而不带任何怨尤。

殷桃说,郑娟真正会哭泣的时候,不是在感到苦的时候,而是在感到幸福的时候。当她领受到了秉坤的爱,当她被秉坤父亲真正包容和接纳,她才会偷偷地躲在暗处,因这命运给予的恩惠而哭起来。

她原本只是一个贤妻良母的角色,如果演绎得不够准确和恳切,郑娟的形象很容易流于平淡。

但殷桃对郑娟的诠释,让这个人物形象变得丰富而立体,她表现出来的良善和宽容,让她的美不仅仅流连于皮相,而真正能够俘获他人的喜爱和尊重。

视 后

1999年,普通家庭出身的殷桃,考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戏剧系,与沈腾成为了同学。

她没有显赫的家世,父母也不曾涉足演艺圈。她的爸爸觉得,学表演似乎是成绩不太好的孩子干的事情,而殷桃成绩还不错,应该去做些医生、律师一类的工作。

为了让爸爸放心,她考入军艺,因此能够进入部队,也能够减轻学费和生活费的压力。

(图源:电视剧《幸福像花儿一样》)

2002年,她开始筹备出演毕业大戏《我在天堂等你》。整个年级的学生都要参与其中,对于自己在戏里想要出演的角色,大家要自行竞争才能取得。

这是这群学生从学校进入社会的节骨眼上,最重大的一项挑战,也是最重要的机遇。而殷桃选择竞演女主角,即青年白雪梅。

当时,在所有参与竞选女主角的学生里筛选出了三个女孩,每个人都要排一遍完整的戏,由院长决定由谁出演这个角色。最后,殷桃被选中了。

殷桃出演毕业大戏《我在天堂等你》

在十多年后的采访中,她回忆起当时,还是会很开心地笑起来,她说:“(因为)这是我自己争取来的。”

那时候的她,还无法预知这件事情对她的人生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我在天堂等你》在2002年10月进行公演后,几乎揽获了国内戏剧艺术所有的重要奖项,而殷桃也因此拿到了中国话剧金狮奖表演奖。

一名尚未毕业的学生拿下了金狮奖,这件事情空前绝后。而殷桃的横空出世,也让她获得了知名导演高希希的赏识。

在毕业后的几年间,她受高希希的安排,相继出演《历史的天空》《搭错车》《幸福像花儿一样》。

(图源:电视剧《历史的天空》)

殷桃的天分和勤奋,为她带来了最好的机遇。她在演艺的启蒙阶段所出演的这些电视剧,全是值得细细品评的作品。而她在这些表演中所获得的知识、经验、态度,也让她终生受益。

刚毕业时,她以“金狮奖得主”的身份出道,参演年代大戏《历史的天空》,直接就和张丰毅、李雪健这两位老戏骨对戏。她刚被巨大的荣耀冲击得找不准自身的位置和方向,就受到了张丰毅的批评。

当时,她讲话的声音总是免不了有些娇气,一句台词拍上几十遍都过不了。张丰毅在现场毫不留情,对她说,孩子,你要说人话。

她当着人面没有哭,但回到房间后大哭了一场。那种难过的感情刻骨铭心,以至于多年以后她仍然能够清晰地回想当时的场景。但严厉的批评像苦口良药,逐渐把她刚刚漂浮起来的心态给按平。

《历史的天空》中,殷桃和张丰毅、李雪健这两位老戏骨对戏

从那时候至今的20年间,她走上了一条专心致志、心无旁骛的道路。

她所接受的教育,她从拍摄现场领受到的前辈的经验,让她懂得的道理是,无论周围充斥着多少喧嚣和荣光,作为一名演员,在镜头前面,她能依靠的只有自己。镜头是如此坦白和赤裸,如果演员的表演有瑕疵和纰漏,她将无处遁形。

她很少接受采访,很少制造八卦卖点,很少主动在舆论场中自我曝光。事实上,她是以一个真正的职业女性的态度在面对自己的工作。努力进取、不吵不闹,一步一个脚印地在完成对角色的塑造。

2006年,她凭借《搭错车》中的阿美一角,获得金鹰奖;2013年,因为在《温州一家人》中出演周阿雨,她获得飞天奖优秀女演员奖;2017年,《鸡毛飞上天》中的骆玉珠,又让殷桃拿下一座白玉兰奖的最佳女主角奖杯。

《鸡毛飞上天》中殷桃饰演从市井成长起来的骆玉珠

至此,她完成了国内电视剧三大重要奖项的“视后大满贯”。完成这项成就的女演员,至今只有五位。

修 行

2019年9月,在微博少有发声的殷桃发布了一条动态,她发出了一番疑问:“从什么时候开始,女演员的魅力仅限于少女感了?”

在接受采访时,她也被问及这件事,她说,她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在向一些人的审美表达质疑。

她说:“少女感是好的,当然是好的。但你不能说,我演一个60岁的角色的时候,你还在说她没有少女感。我觉得这是特别可笑的事情。什么年龄段的角色和什么年龄段的演员,她应该有那个阶段的美和魅力。”

她的言论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其中或许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在于,她不仅仅是将自己的观念付诸言表,更是身体力行地在阐释。

在《人世间》里,她扮演的郑娟因为勤劳和宽和而得到观众的尊重;在《鸡毛飞上天》里,她饰演的骆玉珠敢爱敢恨,剪短发扮假小子、和人打架蛮不讲理,但那份率直还是迅速地俘获了观众的喜爱;在《爱情的边疆》里,文艺秋花了一辈子的时间,保存了自己对爱的执念。

她所饰演的女性都不是脸谱化的女性,她们并不凭靠一张完美无缺的脸来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她们的美,是形态各异,又神采飞扬。

也只有在讲到戏的时候,殷桃才会变得滔滔不绝。

她说早年间跟着李雪健拍《搭错车》,和他饰演一对父女,拍完自己的部分以后,她也不会返回酒店,而是留在现场,看李雪健是怎么表演的。

殷桃采访片段

在剧里,李雪健饰演的是一位品性极其善良的哑巴父亲,他靠捡垃圾来养活女儿。在殷桃看来,这是一个非常正面的父亲形象,她不明白,为什么李雪健在表演的时候总是喜欢给这个人物加上一些小心机、小算计的部分。

李雪健得知她的困惑以后,告诉她:“因为他是个人。”

她说自己从那时候就开始意识到,一个活生生的、鲜活的人,一定会有他身上的小毛病,“这些东西,我到今天都觉得非常受用,我就觉得,生活的毛边,人物的小毛边,你敢于把它放到人物身上去,是可以让这个人物更加鲜活和真实的。”

她也会很喜悦地,将这些知识与体验加入自己对角色的塑造之中。

比如,拍《鸡毛飞上天》的时候,她知道,虽然骆玉珠人到中年变得有钱了,但毕竟还是个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从市井中成长起来的人,她没办法给自己做一个非常优雅、知性的造型,因为骆玉珠的审美,或许还没有达到那个高度。

拍摄《鸡毛飞上天》,殷桃结合人物成长背景揣摩人物造型

所以殷桃会选择放弃那些更有气质的造型,反而让骆玉珠戴稍微夸张一些的饰品,让她穿夸张的皮草,因为这样才能“更加贴近她这个人物”。

她对表演的爱溢于言表。在接受采访时,谈到角色的塑造,她专注的神情让她的面庞也微微散发着光芒。

有人问她,年龄的变化会让你感到焦虑吗?

她认真地看着对方说:“一点都没有是不可能的,我觉得,这是一个修行的过程。”

殷桃近照

她说疲惫了的时候可以让自己适当慢下来,洗衣服、拖地、做饭、和朋友见面,尽可能地感受生活,从生活中汲取滋养,再反哺到自己喜爱的角色之中。

的确,殷桃年过四十。但那又怎么样呢,她仍然值得成为所有正在努力之人的榜样,她仍然光彩照人地,走在自己的修行之路上。

2022年南风窗杂志全年订阅

点击图片即可享受限时特惠

    编辑 | 陆茗

排版 | 文月

更多推荐

热文

围观

故事

商城

杂志

滑动查看更多

南风窗新媒体 出品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欢迎分享至 朋友圈

投稿、投简历:newmedia@nfcmag.com

广告、商务合作:

 nfcnewmedia

2022年  祝你万『是』皆如意

点击图片即可购买

记得星标!点点在看让理性的声音传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