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媒体报道
你的位置:彩神彩票 > 媒体报道 > 14个交易日股价上涨231.72% 集泰股份三类重要股东借机减持
14个交易日股价上涨231.72% 集泰股份三类重要股东借机减持

发布日期:2022-07-23 18:55    点击次数:94

本报记者李昱丞

7月20日,集泰股份一口气发布三份与减持相关的公告,分别是《关于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计划实施完成的公告》《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出售完毕暨终止的公告》《持股5%以上股东减持公司股份超过1%暨持股比例低于5%的权益变动提示性公告》。

在6月10日至6月29日期间的14个交易日内,集泰股份的股价收获12个涨停,区间累计涨幅231.72%。在股价暴涨之际,集泰股份的董监高、重要股东及员工持股计划纷纷减持,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对此,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一般情况下,上市公司股价如果出现毫无理由的大涨,然后伴随重要股东高位减持,监管部门肯定要跟进调查,看是否存在股价操控或内幕交易的行为。如果不存在违规减持问题,可能就是部分重要股东利用市场非理性炒作而进行的套现行为。

三类重要股东忙减持

7月20日,集泰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林武宣、监事周雅蔓、副总经理罗鸿桥在7月份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分别减持公司股份8.06万股、4.07万股、17.13万股,减持均价在11.710元/股至11.755元/股不等,据此计算三人分别套现约94.77万元、47.83万元、200.59万元。此次减持之后,林武宣、周雅蔓、罗鸿桥所持公司无限售条件股份数量仅为100股、46股和98股,几乎是“清仓式”减持。

此外,集泰股份原第二大股东也借股价上涨之机进行了大举减持。集泰股份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原第二大股东胜帮凯米在7月18日、7月19日通过大宗交易分别减持公司股份745.50万股、520.51万股,合计减持1266.01万股,占总股本比例的3.4%;减持价格为11.66元,合计套现约1.48亿元。

公司一季报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胜帮凯米持有集泰股份3129.77万股,持股比例为8.4%。此次减持后,胜帮凯米所持上市公司股份比例降至5%以下。

集泰股份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也在股价上涨期间完成了减持。根据集泰股份发布的公告,公司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存续期于今年6月18日届满,后经董事会审议展期12个月。展期后的一个月,恰好与集泰股份股价大涨时间段有所交叉。在此期间,员工持股计划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出售100.74万股,至此集泰股份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所持有的公司股票已全部出售完毕。

上半年扣非净利润预亏

集泰股份因涉“比亚迪概念”,曾引发市场广泛关注。《证券日报》记者发现,在1月21日、3月29日、6月15日、6月17日集泰股份投资者调研纪要中,公司曾四度透露旗下产品进入比亚迪供应体系的相关信息。

6月21日,集泰股份因股价持续大幅上涨而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相关业务基本面是否发生重大变化,并就股价短期大幅波动进行充分风险提示。公司在回复关注函时明确表示,基本面未发生重大变化,2021年向比亚迪间接销售金额仅为46.74万元。

为此,集泰股份的股价大幅波动一度被外界质疑。在涨超2倍之后,集泰股份的股价急转直下,在6月30日至7月20日期间累计跌超42%,日均换手率达13.57%。

在股价大起大落的背后,集泰股份的业绩表现并不喜人。7月15日,公司发布2022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120万元至180万元,同比下降88.79%至92.52%;预计扣非净利润为亏损175万元至亏损235万元,远远不及去年同期盈利1310.93万元的表现。

对于上半年业绩预亏,集泰股份解释称,上半年受集装箱行业景气度高位波动、华东及华北地区建筑业二季度大面积停工等因素的影响,公司的集装箱与建筑工程装修领域产品收入同比下降,导致公司业务收入小幅下滑,净利润下降。

资料显示,集泰股份主营密封胶、涂料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2021年,公司营收16.76亿元,其中来自建筑工程及装修行业、集装箱行业的收入分别为9.47亿元、4.42亿元,在营收中占比合计82.86%。

今年上半年业绩预亏,也是集泰股份自2017年上市以来首次遭遇半年度业绩出现亏损。今年一季度集泰股份扣非净利润亏损77.04万元,第二季度亏损额有进一步放大迹象。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只要合法合规,上市公司高管及重要股东在股价上涨时减持套现并无不当。但集泰股份在上半年业绩同比大幅下滑、扣非净利润亏损的情况下,股价莫名奇妙持续性上涨,高管、重要股东及员工持股计划却恰逢其时地大举减持,很难摆脱市场对其“操纵股价”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