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媒体报道
你的位置:彩神彩票 > 媒体报道 > “江环城中”的城市格局
“江环城中”的城市格局

发布日期:2022-09-07 19:23    点击次数:183

锦江水岸 蒋蓝 摄

□小娟

在成都平原,就仿佛是上苍对水情有独钟,用它的掌纹,构成了漫流的水系。成都因水而成,成都缘水而兴。自李冰开凿都江堰、“穿二江成都之中”以来,经过演变,汉代扬雄《蜀都赋》写道“二江珥其市,九桥带其流”,穿城而过的两条江就像一对美丽的耳环,环绕成都的中心区。

成都格局的形成发展,与“两水(府河与锦江)一河(沙河)”密不可分。在开明九世迁都成都前后,城址是漂移不定的。因为当时岷江流入成都平原,没有稳定的河道,大致呈扇形在平原漫流,古蜀人只能在扇形河流之间的高地生活,限制了居住、活动空间。在张仪、司马错筑城时,秦廷又派李冰筑堰,管制岷江,使岷江冲向成都平原后分成内江外江,外江保灌溉,内江保成都,逐步形成府河与南河(锦江)环抱古城垣的独特格局,正得益于二江流泻、不惧水患的特殊地形。虽然如今的成都大幅扩展,但“江环城中”的格局一直得到承袭和发展。

都江堰是一项伟大的兴城富民工程,渠首枢纽与成都二江是一个有机整体。没有渠首枢纽,都江堰无法化害为利;而没有成都二江,都江堰就无法滋养天府。尽管学术界尚有不同看法,现在比较普遍的看法是:流江(检江)即流经成都的南河,其上游为走马河;郫江即流经成都的府河,其上游河段是柏条河。也就是说,成都二江即指府河、南河。

城市水利以二江为先导,分出两条较小的河流,横贯市区。一条是解玉溪,系唐德宗贞元元年(785年)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所开,为唐朝“罗城四江”之一,自城西北角引郫江水入城,经大慈寺流至城东又汇入郫江。解玉溪得名,是在于“有细沙可解玉”,这反映了成都秦汉以来玉器加工的情况,这一方法可能来自三星堆、金沙繁盛时期对玉石的切割工艺。到清代解玉溪已经逐渐湮没,城内东北尚存玉沙街,是故解玉溪水道的一段。另一条是金河,一名禁河,系唐宣宗大中七年至十三年(853年—859年)节度使白敏中所开,自城西引江水入城,汇入摩诃池后接解玉溪,至城东汇入油子河(即府河)。金河入城后派别为“二渠四脉”及许多小沟,交织成密布的水网。逐步形成府河、南河环抱城垣,金河水系经纬城中,池塘水井遍布城区的布局。

晚唐僖宗年间的876年,成都府尹高骈做了一件甚有功德的大事,改原来流经城内的郫江绕道城北、城东,形成了成都府城为二江环抱之势。后又于成都城西、南面增筑罗城,西北起于今九里堤,南经今百花潭以南的五块石,再向东跨锦江之南最后接于老东门。清嘉庆《四川通志》引《旧志》称:“自高骈筑罗城,堰縻枣,分江水为二道,环城东而出,唯余一脉,自城西北铁窗潜流入城。”“唯余一脉”就指金河,而解玉溪因府河改道北流,水源被截断,逐渐荒废。至此,成都二江由“双过郡下”变成环抱城垣。

城内家家临水,户户垂杨,拱桥涟漪,街衢通幽,舟楫往来,穿梭其间,宛如苏杭水乡之景。这些城市水利设施,发挥了供水、排水、泄洪、蓄洪、水运、水产、动力、娱乐、消防、防御等诸多功能,是城市生存与发展的命脉。当时,城内共有街坊120条,城周长25里。成都府城加上罗城周长超过40里。

值得一提的是,历史上的二江,其规模要远比现代的府河、南河为大,以至于一些人在一段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竟视二江为岷江正流。所以,这二江环抱,宛如二条巨龙捧珠,成都才能发出它水盈盈的光泽。

成都在王建的治理下继续发展,城市的繁荣达到鼎盛,成为当时中国首屈一指的繁华都市。王建于成都西南扩建城垣,所建得贤门巍峨壮丽、门楼金碧辉煌,宋代称为“当代之盛”。《马可·波罗游记》里关于成都二江的描写是:流经成都的江很大,河面宽可达半哩(约合800米),河中船舶舟楫如蚁,运载着大宗商品,往来于这座城市……

20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中后期,“江环城中”格局曾遭到破坏,随着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成都十二桥遗址、金沙遗址的横空出世,尤其是通过对府南河、沙河的大力整治,改善了城市的水系结构,成就为国内外所瞩目。1998年、2000年两度荣获联合国颁发的“联合国人居奖”“优秀水岸最高奖”“环境地域设计奖”“国际地方首创奖”“联合国最佳范例奖”,“江环城中”的生态环境得到了全面发展。伫立锦江垂柳下,荡漾的清流带走了“逝水如斯”的感叹,那灯火阑珊的梦影正从水里升起……

水利专家熊达成教授把成都的历史精辟概括为16字:因水而兴,因水而荣,因水而困,因水而为。水也决定了成都的城市空间定位。历史的成都“既丽且崇”,“亚以少城,接乎其西”,其“龟城走向、二江环抱、三城相套”的城市格局,尤其使东为大城、西为少城、中为皇城的靓丽“三城”,不但对今天成都的城市骨架具有决定性的意义,而且在世界城市史中,具有罕见的“套城”建筑价值。日本学者五井直弘就认为,如此多城并列的格局,独异于当时的秦汉城制。清代流传下来的一首《竹枝词》,以民间的声音予以了佐证:“本是芙蓉城一座,蓉城以内请分明。满城又与皇城共,三座城共一座城。”

近年伴随治水行动,成都中心城区水面扩大近6倍,呈现“六河贯都、百水润城”的美好景象。造就了成都的一个波光印象:一汪水,一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