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人才招聘
你的位置:彩神彩票 > 人才招聘 > 我花上万学带货:3 天赚 3 元,成交靠刷单
我花上万学带货:3 天赚 3 元,成交靠刷单

发布日期:2022-07-01 18:56    点击次数:116

开菠萝财经(kaiboluocaijing)原创

作者 | 苏琦

编辑 | 金玙璠

有钱可赚的地方,除了机会,可能还有骗局。直播电商被认为是这两年的 " 掘金富矿 " 之一,自然也被骗子盯上了。

近日,据西部决策网报道,在浙江金华,义乌警方捣毁了一个诈骗团伙,9 名嫌疑人被抓。起因是林女士看到一公司招短视频橱窗带货兼职,她咨询后付了 1680 元服务费,跟着指导操作了 3 天只赚了 3 元。当被对方诱导继续支付 9800 元成为 VIP 会员、有老师 1 对 1 指导带货时,林女士果断报警。

实际上,自从直播带货成为电商和短视频平台主推的购物方式以来,这个生态内许多能变现的途径,就被骗子机构盯上了。

直播带货变现,最常见的方式是开设橱窗带货、无货源小店,或是找达人带货。所谓的 " 割韭菜 " 机构,就是利用信息差,宣称可以 " 零基础入门 "" 手把手教学 "" 包教包会、不会退款 ",引人上钩,一批试图靠直播带货赚钱的人,为之投入近万。

然而,有多位受骗者发现,许多自称是 " 带货培训 "" 专业直播代运营 " 的商业机构,所展示的成功案例多是用 P 图软件伪造的,承诺的数据也多靠刷单换取。

除了和林女士一样的全职宝妈群体,开菠萝财经发现,近期被收割的群体中,还有一些是就业困难的大学生,以及线下业务受挫、想打开线上销路的实体商家。

对这些想要增加收入、改善生活或进行生意转型的人来说,财产遭受损失之外,更难以忍受的是自己的时间和努力也全部白费。开菠萝财经和几位受害者聊了聊,试图还原代运营骗局里的套路,在曝光这些手段同时,劝诫一些试图走捷径的淘金者,保持清醒,谨防被坑。

如何 " 钓鱼 ":

千方百计获客,包装案例当诱饵

"0 成本带货、月收入过万,运气好的话,每个月提现 6 位数。" 这样的话术,对于刚毕业的应届大学生、想做副业的全职妈妈、想转型线上的零售店以及想赚钱补贴家用的老年人来说,诱惑力不小。

实际上,从他们开始在社交网络上搜索 " 直播带货、带货兼职 / 创业 " 等关键字开始,一张黑网,就向他们铺开了。

第一步,销售们会伪装自己,活跃在主流公开渠道,通过一切手段拿到用户的联系方式,将他们添加为好友。

更常见的方式是,开设教人带货赚钱的短视频账号,定时直播,以知识付费的形式将粉丝引流到微信群。

想做副业提高收入的白芳,在今年 5 月刷到一个抖音账号正在直播,教人运营抖音橱窗带货。在听完主播的课程大纲讲解,并听到 " 一次性付款 365 元,不再额外收费 " 的承诺后,她付费加入了学员群。

在这类直播间,还埋伏着一批来抢客户的友商销售,伺机出动。白芳不过是在直播间按照主播的指示发了几次弹幕,就收到了七八个好友申请,头像和姓名均显示 XX 老师、直播间助理等。" 他们直接打来语音电话,邀请我添加微信。"

销售通过直播间的评论区 " 搜寻客户 "

受访者供图

应届生肖雨一直很关注直播带货,他早期并不相信平台上的教学课程,但蹲守几天直播间后,他发现有一个人经常发言,好像对学习带货很感兴趣。" 我看他的评论不像是销售,就加了对方好友。他提及自己在一家机构学了一年,现在做得不错,不久后,他把那家机构推荐给我,后来我才意识到,这是高级托 "。

更加直接的方式是,在短视频平台投放广告,获客成本较高但获客更精准。

售卖贵价中药材的个体户商家徐超,想做直播带货,便在短视频平台搜索关键词," 当天晚上,我就刷到了代运营的广告,挑了其中一个留下联系方式,第二天一早,就收到了机构销售的微信好友申请。"

销售们将 " 潜在客户 " 添加为好友后,第二步就是通过自证身份、官方背书、与托儿打配合等手段获取信任,为付费做铺垫。

今年,刚毕业没多久的陈娜尝试在抖音上带货,账号一直不见起色,就在抖音搜索 " 带货 " 相关的视频,被评论区的一位 " 同行朋友 " 推荐了一家机构进行合作。这位 " 同行 " 称,自己已经和该机构合作半年多,现在每个月大概能赚 3 万元,自己的另一个朋友也是靠这家机构做推广,2-3 个月后就回本了。

陈娜刚加上销售微信,对方就发来一段有很多人在办公的视频,称是给她看看公司环境,随即还发来公司营业执照、获奖证书及印有 " 某平台官方授权 " 字样的证书等。" 这些都是骗子的惯用手法,看似专业,都是套路 ",陈娜事后在网上看到很多受骗者的帖子,发现都有这一环节。

第三步,给出承诺和利益,并用所谓的成功案例,诱导正在犹豫的用户上钩。

多位受访者提到,销售们都自称帮助数千名客户月入过万,且常以老客户为案例,展示他们极高的账号后台收益数据,甚至是自己从被客户怀疑到取得成绩后客户表达感谢的聊天记录。

对于这些聊天记录和收益截图的真实性,陈娜深表怀疑," 截图可能都是 PS 出来的,高数据可能是公司内部员工共同养(刷)出来的。"

老师们展示的 " 优秀 " 案例

受访者供图

据电商人士宋仁和总结,这些机构的销售借助特定类别的短视频和直播,圈住匹配的用户,切准他们 " 想要低门槛提高收入 " 的痛点,把资质和能力包装得很专业,把承诺描绘得很诱人,完成了定向获客和销售闭环。

如何收割:

不兑现承诺,还另外收费

付费之后,想要学带货的人,很快就会发现自己被骗了。根据多位受访者的经历,开菠萝财经总结出了三种收割方式。

第一种收割方式是:应付了事,甚至在合同期内没有行动。

徐超合作的两家代运营公司,在他看来都在拖延时间。其中一家,交费 1 万元,保 50 万销售额,合同期为一年。" 现在已经过去半年,他们一单都没帮我们卖出去,还要我们寄给他一部手机。询问进度时,对方一直推说在找主播帮我们拍视频作品,因为合同没到期,不能断定对方就是骗子,但目前这个进度,我并不相信他们能完成 "。

一家迟迟没有进展,徐超又找了另一家名为 " 淮南夜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的代运营机构合作,交 1 万元保 20 万销售额,再给公司 20% 的提成,合同期为三个月。

徐超介绍,这家公司找了三位主播为他公司带货,粉丝量都有几十万,但三位主播是亲子类,且每个视频的点赞量只有几十、几百,与他所卖的高客单价中草药受众不匹配。直播成绩也令他失望," 三个主播每人播了两场,只有几十位观众在线,主播只讲了两分钟,最后一单都没成交。" 他表示,合同到期后,对方并没有完成合同约定的 " 一个季度完成 20 万销售额 ",但对方至今也没有退款。

徐超与对方签约的合同中写道,一个季度保 20 万销售额 / 受访者供图

第二种收割方式是:搬运素材,数据造假。

陈娜签署的合同里写着 " 保证有 500 万流量推广 ",还可以对接爆品、拿带货佣金。但很快,她就发现了问题。

在上传了一周的视频后,她发现对方给的视频素材是从其他商家店铺搬运来的,后台显示有十几万人看了作品,却是零评论、只有个位数的点赞。" 粉丝量半个月都没有过千,平台提示我‘僵尸粉太多’,而且带货效果也一般,几天才成交一单。种种细节都证明,对方只是在给我刷量,这样代运营出来的账号根本没有后期价值 "。

平台提示陈娜,账号存在违规粉丝 696 个,占比达 53.3% / 受访者供图

肖雨遇到的情况更夸张,合作的公司在签约后,让他自行刷单。

肖雨介绍,他花了近 4000 元与 " 汝州市抖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签定合同,开设了抖音小店。他问对方问题时,对方回答得很敷衍,他并没有感觉到有效的指导。后续,该公司一直让他刷单——先是让他找亲戚朋友刷,再让他去 QQ 群里找人刷。" 学了 10 多天,全是在自掏腰包找人刷单,还是没效果,对方也不提改进措施,让我继续刷。"

第三种收割方式是:另立名目继续收费。

白芳花 365 元报名了 " 湖南壹棠课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 的抖音变现课程,据她讲述,添加客服微信后,客服让大家进 " 壹棠课小程序 " 直播间看培训,并在直播间引导大家继续付费,花 2988 元报名更高阶的课程," 客服介绍,后面所有事情都有老师帮忙做,一年内赚不到钱全额退款 "。据她回忆,群里当时有十多人付了款。

但交完 2988 元后,客服发来几个二维码让他们扫码听课学习,其中还有一些课程无法观看,白芳这时候意识到是骗局,可申请退款时,对方却只给出了 " 下周再给 " 的空头支票。

带货赚钱,没有捷径

结合多位受访者的经历,即使意识到自己被 " 割韭菜 " 后,申请退款以及后续维权的难度都非常高。

陈娜称,她发现自己被骗后,就去找机构的客服理论,客服让她找售后部,售后部让她找推广部,总之," 来回踢皮球,话术都一样 "。

后来她了解到,靠这类套路割韭菜的机构有很多,她在网上找到同样被骗的朋友,被骗金额从 3000 多元到万元不等,开始想办法集体维权。

" 交完钱,签完合同,几乎不会退款 ",宋仁和称。这些机构会在流程和合同中,设置很多漏洞以逃避责任。

肖雨尝试在一些渠道进行投诉,并看到多位跟他一样 " 要回退款 " 的受骗者。他还尝试找律师寻求帮忙,但律师告诉他,合同已经过期,很难取证,律师费可能会比学费更高。

来源 / unsplash

在投诉平台上,开菠萝财经观察到,上述投诉多以 " 已回复、未解决 " 的处理方式告终。更可怕的是,一些要不回钱的维权者,很有可能掉入另一个圈套。

徐超曾发布过一条维权视频,此后陆续有人联系他,都声称可以帮他要回钱款,但要进行分成,或收取一口价的服务费。" 最可笑的是,有两个人跟我说自己也曾被骗,但经人帮忙,钱要了回来,而他们推荐的却是同一个人 "。

当然,还有一批维权者选择向当地派出所或法院报案,成功要回了部分钱款。

考虑到后期可能会维权,诗诗从一开始就留了一手,和自己所在城市的代运营机构合作。在她发现自己被骗后,在多元调解小程序(人民法院调解平台)上传资料和证据,进行在线立案,随后有调解员联系到她与被告公司,协商是退款还是开庭。" 调解员建议我速战速决,我选择协商退款,最终,要回了一部分合同款。"

去年以来,短视频平台封禁了一批违规的培训账号。有从业者说道,伴随直播带货的崛起,代运营的骗局屡见不鲜,甚至在持续迭代,但理性去看,直播电商发展到今天日渐专业化,无论是橱窗带货、找达人带货还是在平台开店,都没有代运营公司宣称的那么好学、好赚。

多位受访者都提到,想在直播带货赛道里掘金,只能脚踏实地提升专业能力,找机构走捷径,很容易被 " 割韭菜 "。

经历这件事后,陈娜知道了," 当你想通过某样东西赚一笔的时候,总会有人想通过你赚一笔。"

*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